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南昌西汉大墓墓主身份呼之欲出 十大证据直指汉废帝刘贺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7-12-08 14:14

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南昌的一个考古新发现——南昌西汉大墓,成了全国文化界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而墓主究竟是第几代海昏侯,也是大家猜测的焦点。

发掘已历时近5年的南昌西汉大墓,出土了大量金器、玉器、漆木器、青铜器等珍贵文物,显示墓主身份高贵、特殊。墓主到底是谁,虽然还没有出土金印等直接证明墓主身份的证据,但根据已经出土的文物情况来看,至少有十项证据令墓主身份呼之欲出——或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 李雨溪 首席记者 徐蕾

【十大证据之一】:汉成帝之前才有真车马陪葬

南昌西汉大墓西侧有一个占地约80平方米的长方形土坑。这个不起眼的土坑是我国长江以南地区首次发现的真车马陪葬坑。考古人员在坑里发现了5辆木质彩绘车和20匹马的痕迹,还有3000余件错金银装饰的精美车马器。

乘坐4匹马的车是汉代王侯出行的最高等级配置,5辆车20匹马,正好是4匹马一辆车,这也说明墓主身份之高贵。从清理出的车具如盖弓帽、杠箍、龙虎首轭饰、辕首饰、衡饰、车义、车軎等,马具如络饰、衔镳、当卢等多鎏金错银和麻质伞盖看,其制作极其考究,使用等级很高。

据史料记载,公元前33年6月,有司言:“乘舆车、牛马、禽兽皆非礼,不宜以葬。”汉成帝“奏可”。这被视为废除车马、动物陪葬制度的政令。根据历代海昏侯生卒时间,真车马陪葬坑的发现可以推断墓主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十大证据之二】:汉三堵悬乐超过侯的级别

南昌西汉大墓中,回廊型藏閤是经过周密设计的,其中最能表现墓主身份和财富的北藏閤,是主墓中距离墓道口最远、最隐秘的地方,其出土的文物也是最能代表墓主身份的。按照藏閤的功能分区,“乐器库”中出土了两堵(架)编钟、一堵编磬。其中两堵编钟共24件,保存较好,一堵铁编磬非常稀有,为全国首例。

“按照《周礼》中的礼乐制度,‘四堵为帝,三堵为王’。在南昌西汉大墓出土的三堵悬乐,明显高于墓主身为‘侯’的级别”,而只有第一代海昏侯刘贺曾经具有王、帝的身份。 国家文物局专家组副组长、陕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仲立认为,“其原因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当时的丧葬制度并不森严,某一代海昏侯为了彰显自己的声望偷偷给自己放了三堵悬乐,还有一种可能是墓主就是刘贺。”

【十大证据之三】:大量马蹄金、麟趾金证明墓主身份极为高贵

在南昌西汉大墓主椁室,考古人员共清理提取出马蹄金、麟趾金25枚、金饼189块,总计214枚,创下我国西汉考古之最。

据专家介绍,《周易参同契》记载:“金性不败朽,故为万物宝”。《汉书》记载:“蜀广汉主金银器,岁各用五百万。”可见西汉时期金银器的制造已具有相当规模。迄今为止,即便在全国范围内,出土的马蹄金也屈指可数。 此前最多的一次是1973年河北定州市的中山怀王刘修墓,出土了大小马蹄金各2件、麟趾金1件、大金饼2枚、小金饼40枚。为什么诸侯王的墓中只有几十枚,可海昏侯作为列侯,墓中却有数量如此庞大的马蹄金、麟趾金和金饼呢?“马蹄金、麟趾金是皇帝的赏赐品,金饼则是财富的象征。”专家认为,数量如此之多的马蹄金、麟趾金和金饼的发现,反映了墓主身份的高贵和特殊,也进一步将墓主身份引向第一代海昏侯刘贺。

【十大证据之四】:主椁室布置与史料记载刘贺患有风湿病相吻合

在南昌西汉大墓主椁室西面发现孔子画像屏风处,考古工作人员还发现了一张床榻。此外,在东寝的棺椁旁边也有一张床榻。这两张床榻均有两米多长。不论是堂还是寝,基本是按照逝者生前习惯设置的。按照礼制,“堂”是海昏侯接待宾客和办公的地方,通常应放置坐榻。为何墓主要在“寝”和“室”的位置都摆上床榻呢?由此,国家文物局专家组组长、中国秦汉考古学会会长信立祥推断,有可能墓主生前身体不好,在接待宾客和办公时也需要躺着。据《资治通鉴》记载,昌邑王刘贺身材高大却有疾病,行动不便,有史料称是风湿病。而这样的记载恰恰与主椁室的发现在逻辑上互相符合。

此外,墓室内出现熏香器具博山炉共三件。两汉时期,博山炉盛行于宫廷和贵族的生活之中。博山炉可用来熏衣被,以除臭、避秽,古人席地而居,燃香草以洁室,祛除潮湿。如果真的是刘贺,那恐怕博山炉除了熏香外,还有祛除潮湿的作用。

【十大证据之五】:韘形佩代表汉玉最高水平

《礼记》云:“君子无故,玉不离身。”棺椁附近出土的两件透雕的韘形佩,经专家鉴定后被认为,在质地和工艺水平上都代表了汉玉的最高水平。玉饰图案均为龙、凤、虎三种动物,栩栩如生,精美程度更是让人叹为观止。这两块玉佩质地上乘,其中一块为圆形、青玉质地,另一块为椭圆形、白玉质地。经过清洗后,这两块沉睡了2000多年的韘形佩仍然光亮如新、玲珑剔透。专家认为,无论从质地还是工艺水平来看,这两枚玉器都代表了汉玉的最高水平。张仲立说,封建社会统治阶层将玉的使用和礼制联系在一起,因为它是礼的象征。在汉代秉守礼制的情况下,贵族佩戴玉饰是财富与地位的象征,玉佩越是精美,代表着其主人身份越是高贵。古语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根据当时的规定,老百姓是不能用玉的,用玉的都是贵族。贵族的等级越高,用玉越多、越频繁。以此推断,墓主人一定是宗室高级贵族。

【十大证据之六】:罕见琥珀并非一般贵族用得起

上一篇:西汉大墓出土金丝玉剑 学者解读:或现霍光时代   下一篇:陕西砖厂从西汉帝陵取土 称埋皇帝的土质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