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域名查询 下的文章

新华社记者 胡浩

《量表》12日正式发布。这个被称为英语“国标”的量表有望成为评测我国英语学习者能力的一把“标尺”,实现英语教学和测评“车同轨、量同衡”。若确能建成标准统一、衔接沟通各级各类教育、为国内外广泛认可的评测体系则甚为可喜。但同时要防止英语“国标”变成为下一个“奥数”。

发布英语“国标”的目的在于立足国情,对接国际,改变现有考试不全面、不系统、不衔接的局面,建立具有中国特色、国际水准、功能多元的外语测评标准和考试体系,更好地服务于科学选才,服务于外语教育教学发展。

此前,教育部已先后就《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与雅思、托福等英语考试对接事宜与有关国家的教育考试机构达成协议,为我国的英语等级标准及考试得到国际认可奠定了良好基础。接下来,有关方面应以量表发布为契机,在推动我们的英语“国标”与国际接轨、并轨、同轨上多做努力。

需要警惕的是,英语能力考试切不可与“小升初”等挂钩。众所周知,全民学奥数的风潮之所以屡禁不绝,其根源就是个别地方和学校将考试结果与升学、分班挂钩。而几年前,一个初衷为满足人才市场英语能力鉴定需求的全国英语等级考试,却因与“小升初”挂钩,而变得日趋低龄化,甚至成了“童子军大战”,给中小学生带来沉重负担,直至教育主管部门将其与升学脱钩,这一考试才迅速降温。

对英语能力的评测,一旦被招生、升学绑架,就会变味。一旦英语能力等级考试与升学挂钩,孩子们必定早早备考、反复应试,盲目追求那个远远超出了他们所在学段和年龄段要求的最高等级。这与青少年成长和教育规律背道而驰,也会影响孩子在义务教育阶段各学科的平均发展。

作为外语能力测评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中国英语能力等级量表》和英语能力等级考试应当多以提升能力为目标,解决考试标准各异、教学与测试目标分离等问题,多跟国际接轨,少和升学挂钩,不能给孩子们的书包增加新的重量。

来源:星空早知道

4月12日在人类航天史上占有重要地位。1961年的4月12日,尤里·加加林成为首个进入太空的人类。

整整20年后,1981年的4月12日,随着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的首飞成功,人类开启了航天飞机时代。

1981年4月12日,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发射升空,开启了人类的航天飞机时代 来源:NASA1981年4月12日,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发射升空,开启了人类的航天飞机时代 来源:NASA

STS-1(太空运输系统-1号)是美国宇航局航天飞机项目的首次正式太空飞行。1981年4月12日美国东部时间7:00,第一架正式服役的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发射升空,在太空飞行54.5小时后,于4月14日安全返回地球,期间围绕地球飞行了36圈。

此行,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只搭载了两位宇航员:指令长约翰·杨(John W。 Young)和驾驶员罗伯特·克里彭(Robert L。 Crippen)。这次飞行是自从1975年7月份阿波罗-联盟飞船太空对接任务以来,美国执行的首次载人飞行任务。

首次航天飞机任务STS-1任务徽标 来源:NASA首次航天飞机任务STS-1任务徽标 来源:NASA

尽管之前进行了大量地面和大气层内飞行测试,但这是航天飞机作为一种全新研制的天地往返飞行器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太空测试飞行,此后的飞行都是属于正式执行任务了。

1981年的4月12日刚好是人类首次进入太空20周年纪念日:1961年4月12日,苏联航天员尤里·加加林乘坐“东方一号”飞船首次飞入太空,开启了载人航天的时代。

关于加加林和1961年的首次载人航天,请参见我们此前的报道:

天文史上的今天:进入太空的第一人:尤里·加加林

升空的一瞬间 来源:NASA升空的一瞬间 来源:NASA

但哥伦比亚号的此次飞行选在这个日子并非为了去纪念加加林升空20周年,而完全出于巧合,因为之前原定的发射日期其实是4月10日,但一个突发的技术故障让发射被迫推迟了两天,也就造就了这一冥冥之中的惊人巧合。

杨和克里彭在1978年3月份被选中作为执行STS-1任务的宇航员。杨是当时美国宇航局最资深的宇航员,太空飞行经验极为丰富,极少有人能出其右。他分别在1965年和1966年执行双子星3号和10号飞行任务,在1969年和1972年又先后两次执行阿波罗飞行任务。

执行航天飞机首飞任务的两位宇航员,左边是太空“老鸟”,第五次执行太空任务的约翰·杨,右边是太空“新手”,第一次执行太空任务的克里彭 来源:NASA执行航天飞机首飞任务的两位宇航员,左边是太空“老鸟”,第五次执行太空任务的约翰·杨,右边是太空“新手”,第一次执行太空任务的克里彭 来源:NASA

1969年,杨参与阿波罗10号飞行任务,而到了1972年,在阿波罗16号任务期间,杨担任了指令长,并登上了月球表面,成为人类迄今踏上月球表面的12人之一。之后,1974年开始,约翰·杨担任美国宇航局宇航员办公室主任。执行STS-1首次航天飞机任务是杨的第五次太空飞行。

相反,克里彭则直到1969年才加入NASA,“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STS-1是他首次执行太空飞行任务。

11月夜晚,等待升空的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 来源:NASA11月夜晚,等待升空的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 来源:NASA

由于执行的是首飞任务,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携带了两位宇航员的舱外宇航服,以便紧急情况下使用。

作为航天飞机的初次飞行,美国宇航局对它的唯一期待就是航天飞机能够安全抵达轨道并安然返回地面。它唯一搭载的载荷就是一台被称作“研发飞行仪器包”(DFI)的设备组件,其功能就是测量航天飞机升空到返回各个阶段的状态。

返回地球的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 来源:NASA返回地球的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 来源:NASA

飞行期间,全部预定的113项检测指标全部达到标准,证明了美国航天飞机技术和安全性的成熟。

这一天是一个崭新时代的开端,拥有航天飞机赋予了人类许多之前难以想象的能力,比如在轨道上捕获和维修卫星,一次最多可以将多达7位宇航员送上太空,以及可以重复使用的太空往返飞行器。

首航归来,正走出航天飞机舷梯的两位宇航员 来源:NASA首航归来,正走出航天飞机舷梯的两位宇航员 来源:NASA

在发射前倒计时9分钟的时候,现场发射主管乔治·佩吉(George Page)为即将出征的两位宇航员念了里根总统发来的,对于两位宇航员的美好祝愿,并在最后加上了他自己的一段话:

“约翰,我们发射团队能为你们做的已经不多了,祝你们好运,我们1000%与你们同在。很骄傲我们能够参与其中,祝你们好运,先生们。”

任务期间的地面控制中心 来源:NASA任务期间的地面控制中心 来源:NASA

1981年~2011年,航天飞机从服役到退役,整整经历了30年风雨。期间,一共执行了135次飞行任务。

30年间,航天飞机发生了两次空难,哥伦比亚号和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14名宇航员不幸罹难。

2011年7月21日,最后一架航天飞机退役,航天飞机正式结束了历史使命。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俄罗斯卫星网4月9日消息,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防委员会委员弗朗茨•克林采维奇向俄新社表示,美国已决定宣布俄罗斯为“邪恶帝国”。

此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指责俄罗斯和伊朗维护涉嫌在叙利亚杜马镇开展化武袭击的大马士革政府。

俄罗斯已否认叙军向杜马镇投掷氯气弹的传闻,且俄罗斯外交部称,散布叙军使用化武消息的目的在于庇护恐怖分子并使可能从外部发起的军事打击显得顺理成章。

克林采维奇称:“貌似对俄罗斯的心理信息战已升级。所有对俄罗斯的攻击,包括无理由指责俄罗斯盟友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不过是美国政策中长久反俄狂热的延续。”

克林采维奇表示,直呼俄罗斯为“邪恶帝国”,这种事情在苏联时期就发生过。他表示:“这与意识形态没有关系,这是又一次世界重构,但在当前情况下不会有任何结果。”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俄罗斯国家杜马安全与反腐委员会委员阿达利比•施哈戈舍夫谈到美国总统对俄罗斯的指控时向俄新社评论,俄罗斯在叙利亚并非保护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而是保护整个中东、欧洲国家和美国远离恐怖主义。

施哈戈舍夫说:“我们已经再三强调,俄罗斯在那里(叙利亚)保护的首要对象不是巴沙尔•阿萨德,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是保护整个中东及我们的国家利益,以及保护所有欧洲国家和美国远离国际恐怖主义。”该议员还表示,如果阿萨德不当权,叙利亚可能已经沦为恐怖主义之国。

北京时间4月10日早间消息,美国领先的加密货币市场Coinbase正在扩大业务,以期保持竞争优势。

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发布了一系列公告,为支持新的加密资产铺平了道路,同时据媒体报道,该公司正在加大与监管机构合作的力度。

这家成立近6年的公司采取上述举措可能有助于界定某些数字资产是否是证券,并找到交易这些产品的合法途径。

Canaccord Genuity的研究助理Scott Suh说,“看来他们不但正在从(技术)层面夯实支持代币的基础,从监管的角度来看也是如此。”

据《华尔街日报》上周五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最近几周,这家初创公司与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官员见面,讨论如何将其注册为有执照的经纪公司和电子交易场所。

一位知情人士证实,这家加密货币公司正在与美国证监会商讨登记业务事宜。Coinbase拒绝置评。

一些分析师认为,一旦拥有券商牌照,Coinbase可能会更加容易地支持更多加密货币交易,并遵守证券监管规则。

“如果要交易证券,他们需要具备经纪人资格,”硬币中心(Coin Center)执行主管杰瑞·布里托(Jerry Brito)说,这是一家数字货币宣传机构,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我能想象(Coinbase)出售其他代币的情景。”

同时,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正在建立自己的技术力量,以处理新的加密货币,美国证监会有望将其中许多数字货币品种设定为证券。

上周四Coinbase表示,打算在未来几个月内允许客户退出比特币交易,这是目前市值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品种。这个消息宣布前一周,该公司计划支持以太坊ERC20技术标准,许多通过通行ICO流程启动的代币都在应用这一标准。

当时Coinbase指出,不再为其平台添加特定资产。

Canaccord Genuity的高级证券分析师迈克尔·格拉汉姆(Michael Graham)说,Coinbase公司被广泛认为是加密货币行业内最合法的企业,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只选择参与四种数字代币的交易,即比特币、比特币现金、以太坊和莱特币。这种做法已经致使许多散户投资者迅速转移到其他可提供更多加密货币交易品种的交易平台。

“Coinbase已经看到发生的情况,他们想在那些市场分到一杯羹。”他说。

其他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正在采取不同策略,力求获得美国监管机构的支持。例如Bittrex表示,正在对平台上190多种非证券交易产品进行评估。

Overstock.com说,正在通过并购行为,获得一种名为“另类交易系统”的许可证,其子公司本周一透露,即将推出一段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演示视频。

Coinbase也将触角延伸到其他金融业务领域。

该公司上周四宣布启动“Coinbase风投”项目,这是一种孵化期基金,旨在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领域的早期初创企业予以支持。Coinbase公司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Asiff Hirji在参加电视台的财经节目时透露,该基金已有1500万美元用于投资,而且,资金规模还将增长。

3月初,Coinbase还发布了一支加权指数基金,允许美国投资者对列入GDAX交易所的所有上市资产进行交易。该指数基金类似于工业平均指数,后者采用30支股票价格来反映美国经济运行状况。

同时在2月中旬,该公司推出了“Coinbase商务”服务,让商家接受主要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手段。

作为加密货币行业巨头,尽管Coinbase的市值在去年8月达到16亿美元,截止到11月末,用户数量增长了一倍以上,超过1300万,但是,该公司也无法避免成长的烦恼。

当Coinbase去年12月试图立即推出比特币现金交易时,市场一片哗然,有评论家指出,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与这一消息不无关系。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布莱恩·阿姆斯特朗(Brian Armstrong)随后在12月20日发文称,正在对可能的内幕交易展开调查。目前,此事尚未出现任何更新进展。(斯眉)

从中央纪委、湖南省纪委交办的一起信访举报入手,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纪委“顺藤摸瓜”调查,发现当地农村太阳能路灯项目部分质量低劣,刚装不久竟过半数“失明”,或者存在数量严重短缺、采购价格虚高等问题。

近3个月来,湘西州纪委、监察委在近600个太阳能路灯项目中发现“腐败利益链”线索近200条,约谈、诫勉谈话、立案查办包括多名县级领导干部在内的400多名公职人员和工程承包商。

在纪检、监察部门强力反腐和群众踊跃举报的震慑下,一些地方出现了公职人员主动交代问题、退缴违纪违法所得,部分施工单位主动压低路灯建设报价并自行更换问题路灯的情况。广大群众对此拍手称快,在不少项目检查现场,主动为纪检干部提供问题线索。

“太阳能路灯腐败”绝非湖南湘西一地独有的问题。参与查办案件的纪检监察干部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太阳能路灯等新兴惠民项目是容易被忽视的腐败高发地带,亟待针对当前该领域存在的定价、质量标准、招投标等方面漏洞,完善规范,加强监管。

1月11日,湘西州食药局、工商局、质监局联合永顺县纪委到首车镇中坝村检查农村太阳能路灯。《瞭望》新闻周刊 图 1月11日,湘西州食药局、工商局、质监局联合永顺县纪委到首车镇中坝村检查农村太阳能路灯。《瞭望》新闻周刊 图

[一件信访举报牵出一串腐败案]

2017年下半年,中纪委、湖南省纪委交办并指导湘西州纪委查办一件信访举报。举报者反映,花垣县麻栗场镇尖岩村太阳能路灯项目资金被村干部虚报冒领。湘西州纪委派出专门班子深入调查,证实群众举报不实,但是却从中发现当地挂职县委副书记等公职人员涉嫌插手项目牟利。办案人员进而发现,多地农村太阳能路灯项目都存在类似问题端倪。

“要以查办农村太阳能路灯工程腐败为突破口,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强有力的纪律保障。”在湘西州委书记叶红专支持下,湘西州纪委、监察委发起了一场名为“光明行动”的集中治理行动。

湘西州纪委秘书长龙超颖介绍,通过对湘西州多地农村太阳能路灯项目进行初查,发现有近2000盏灯不亮。此外,群众反映存在路灯数量不足、照明效果差等问题。

例如,对口帮扶花垣县补抽乡大哨村的衡阳常宁市2015年给村里投入30余万元安装太阳能路灯,从去年开始陆续出现多数路灯不亮的情况,当地群众反映强烈,今年1月纪检暗访组实地暗访发现全部72盏太阳能路灯中有56盏“失明”;龙山县石羔街道元堡社区60盏路灯中,有近半数不亮,等等。

湘西州纪委书记、监察委主任邓为民介绍,湘西近3年投入农村路灯亮化项目建设资金1.8亿元,涉及湘西州八县市共354个项目。办案人员深入调查发现,一些项目存在虚报冒领、围标串标、价格虚高、以次充好、偷工减料等问题。

例如,保靖县扶贫办曾按照每盏太阳能路灯5000元的标准给某村安排项目资金20万元,但实际用于项目建设的仅9万元,实际单价在2250元(包括利润);工程承包商杨某交代,在承接凤凰县某路灯项目中,给业主方按照每盏400至1000元的标准给予回扣;永顺县纪委在跟踪资金流向时,发现有部分路灯项目资金最终转到了乡镇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的银行账户上。

湘西州纪委宣传部部长田熙曦告诉本刊记者,近几个月来,州纪委、监察委逐村逐寨清理核查实施单位、施工合同、资金来源、路灯数量。同时,依托州纪委建立的覆盖全州入群群众达20余万人的“村权监督微信群”,发动广大群众反映问题。继而发布通告,敦促涉案公职人员限期主动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1月23日,湘西州纪委工作人员核查保靖县比耳镇比耳村路灯整改情况。《瞭望》新闻周刊 图1月23日,湘西州纪委工作人员核查保靖县比耳镇比耳村路灯整改情况。《瞭望》新闻周刊 图

[“问题路灯”重新亮了]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获悉,通过开展“光明行动”,以及在湖南各级纪委、监察委强力查办案件和群众踊跃检举的震慑下,一些公职人员坐不住了,他们带着成捆的现金,到纪检监察机关主动交代问题、退缴违纪违法所得。

湘西州纪委一位办案人员说,春节前,湘西州一名正处级干部一大早就怀揣着10万元现金走进州纪委大门,主动交代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不久,这名干部的副手也带着7万元来痛哭流涕地交代;随后,一名副局长、一名副县长等也相继主动交代问题……

今年1月3日,本刊记者在花垣县监察委采访时,正巧遇到一名基层干部带着50余万元现金前来交代自己多年来在负责当地农村太阳能路灯和太阳能热水器发包工作中的违纪违法问题。

“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太煎熬了!我看到纪委发布的通告上说,如果主动交代问题,作出深刻检讨,会视情节轻重依纪从轻或减轻处分。”这名基层干部哭着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所以挣扎了很久还是决定早日向组织坦白。

据了解,目前,湘西州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已受理三十余人主动交代,其中包括县处级干部、乡科级及以下干部、工程承包商,退缴违纪违规资金数百万元。湘西州纪委、监察委在接受“自首”的同时,整合州县市审计、质监、工商等部门力量,逐村开展的查处工作也在不断取得突破:

保靖县扶贫办给某村安排的20万元路灯项目资金,有11万元被虚报冒领;

花垣县一部门4名干部集体私分能源项目“回扣”资金110万元;

永顺县灵溪镇一个村合同安装路灯数为180盏,实际只安54盏;

龙山县一个职能部门将一个200万元的路灯项目分成186万元、14万元两个项目发包,逃避公开招标……已约谈400多人,立案查办数十人。

前期那些“做了手脚”的工程承包商有的在纪检监察部门督促下整改,有的迫于外界压力悄悄自行整改,少装的补上,质量差的换掉。截至3月初,湘西全州约3200盏“问题路灯”重新亮了起来,农村太阳能路灯亮起来的比例达到99.8%。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元宵节时走进大哨村看到,晚上7点,村里一度“失明”的56盏太阳能路灯全都亮了起来,把村道、井台、文体广场照得亮堂堂的。

“我们之前反映了好多次,也没有人来修。多亏了这次纪委来查灯,我们再也不用摸黑走夜路了。”一位村民说。

湘西州纪委、监察委有关人士表示,目前,集中治理行动第一步“亮起来”已初步完成。接下来要督促农村太阳能路灯项目实现“亮得好”,按照合同规定整改到位“亮下去”,建立长效维护机制“亮在心”,通过查处腐败点亮群众心中的明灯。

[警惕新兴惠民项目存在监管盲区]

在采访调研中,一些基层党员干部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反映,通过强化扶贫攻坚领域监管,覆盖“两不愁三保障”资金和通水、通路、通电建设资金等领域,“雁过拔毛”式腐败行为得到了有力遏制。但类似农村太阳能路灯等惠民“新兴项目”存在监管盲区,亟待引起重视。

长期从事廉政学研究的湖南商学院资深教授王明高说,此次湘西纪检监察部门从一件交办的信访举报个案出发,以小见大、举一反三,通过张贴通告、媒体发布等形式敦促涉案者主动交代,以及通过“村权监督微信群”等“互联网+”方式让老百姓参与监督,在加强新兴惠民领域监管方面做出了积极尝试。

有市场调研显示,随着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战略深入推进,到2020年农村太阳能路灯需求量可能达到2200万盏。受访专家表示,这个巨大的市场大量涉及公共资金建设和采购,必须强化监管,防止出现权力寻租的空间。

多位受访参与查办案件的基层干部指出,类似太阳能路灯等新兴惠民项目中存在滋生腐败、损民问题,尚存风险点。

一是管理多头。例如,农村太阳能路灯实施业主多,涉及农委(能源办)、扶贫办、财政、住建等多个部门。每个部门都有权管,但又因缺乏专业知识不会管,同时也缺乏部门协调机制、无法实现全程管到位。

在项目实施主体方面,除相关职能部门外,乡镇党委政府、扶贫工作队均可作为项目业主进行项目发包管理。在发包方式上,有的实行公开招标,有的实行询价采购,有的未经正规程序直接发包。在施工建设资质管理方面,有正规厂家组织施工,也有不具备资质的社会人员施工。各类业主对项目建设要求、程序在认识和执行上均存在一定偏差。

二是资金复杂。农村太阳能路灯项目资金来源渠道多,有上级扶贫专项安排、专项扶持资金、发达地区帮扶资金、财政“一事一议”投入和部门自筹资金等,这些钱的使用和监管松紧程度各有不同,让个别想搞权钱交易的人找到了机会。

三是市价混乱。以当下农村太阳能路灯采购比较普遍的高杆太阳能路灯为例,市价每套从1000多元到数千元乃至万元不等。湘西此次清理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州太阳能路灯项目最高单价为每盏7200元,最低单价为每盏2800元,多数成交价在4000元至6000元间,个别乡镇、村自行建设采购的价格为每盏1500元。项目实施中标价究竟是贵了还是便宜了,仍然缺乏认定标准。

四是标准缺失。目前,国家层面或者行业内对于太阳能路灯缺乏统一权威的质量标准。一盏太阳能路灯应亮多久、该有多亮、后期保修和维护保养要承担什么责任等,没有准确参照系。

王明高等受访专家建议,应尽快制定出台农村太阳能路灯系列质量标准,选择推广优质节能产品,推出合理的行业指导性价格,强化推进专业机构竣工验收及接管审核。只有通过完善制度设计和落实监管责任,新兴惠民项目权钱交易才能得到有效遏制。

来源:瞭望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